凛遥

考研狗/更新缓慢,绝不弃坑,见谅,么么哒,爱你们。考完我还会回来的!

 

长期球古剑2夏清夏同人本《太平调》

跪求 太平调 同人本!长期有效!

有bd特典最好!!价格好说,愿意高价求————

只要愿意出给我TAT

新旧不介意。

入坑太晚,难过TAT

占tag抱歉


  1

人间漫步(中)----(阎判)

*人设归网易,依旧的OOC归我

*判判主动的假车。


阎魔翻了个身,定是知了判官的意图。伸出手拉着判官的衣袖,头也顺着压了过去,她像梦中的猫咪般睡着,扯着他的衣角,迷糊中还不忘发出抗议:“我还…不想回去…”

看着远岸的夜空,一束烟花孤独绽放,落下星火,判官低下头轻柔道:“可是,大人时候已经不早了。”

阎魔依旧没有没有反映,判官明白了,大人是不愿意走。

只得孤身上岸,向客栈的老板寻来解酒的汤药。

他从人群中走出,河岸风似要撩起他眼前的白绫,他担心大人着凉,顾不上这么多,快步走向小舟。

他也考虑到大人这样回去,途径忘川彼岸,不免会引来议论,有失大人神威,

况且——...

  17 6

人间漫步(上)----(阎判)

一个脑洞,脑洞了很久。

人设归网易,依旧的OOC归我


夜凉如水,点点星光透过帘布散落在大殿的木地板上。

阎魔斜靠在云上,玩弄着手中折子,有些漫不经心,瞥了一眼判官,那人正手执毛笔,坐得端端正正,心无旁骛般书写着,再看看折子,歪歪倒倒的字迹令她头疼。

呵的一声轻笑,决定戏弄一下这个毫无情趣的男人。

她虽轻盈,从云上赤着脚走下来,自然落地的声响也显得轻微,但在这静谧的大殿里,一根针掉落的声音都会听得一清二楚。况且大殿里,常年只有这两人作伴。所以有任何声音,都逃不过判官的耳朵。

阎魔这一跳,本无大碍,可在判官看来,大人定是没有留意,扭到了脚。阎魔顺势揉了揉腿,还皱了一下眉...

  18 4

突然出现

突然想写一篇不是阎判cp向的文
不知道有木有小伙伴看(´・_・`)

阎总早年的事~

  1

画上月01(阎魔X判官)

•阴阳师手游同人 

•三生三世小段子什么的

•依旧OOC是我的,我的

可能有萝莉设定


画上月01-----第三世


忘川河畔


“百年来,你当真对我没有半点想法?”


没错,这句话,在阎魔大人的心中已经憋了百年,今天她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今天,是她在河边散步时,第一百零八次撞见有投胎的女鬼对判官暗送秋波。

明明看见对方戴了白绢,还送什么送,真不要脸,阎魔在心中鄙弃着。

小白小黑今天又不在地府,只有判官去渡魂,谁知这女鬼是个痴汉,见到俊俏的判官一时忍不住就想拉拉扯扯…

阎魔大人一生气,抬手就沉默了那女鬼。


见他欲言又止,阎魔咬紧了嘴唇,既然开了...

  26 1

【阎判】无题 (就是一颗糖)(阎魔X判官)

阴阳师手游:阎魔X判官 

早早翻阅完手里的公文,阎魔起身离开阎罗殿时,听鬼使黑说要带弟弟去人间看中秋灯火。

算了算,此时正当是人间中秋。

“甚久…没去过人间了呢”阎魔想起上一次到人间,还是被酒吞这酒鬼拉着去,两人化作人形在那最有名气的酒楼喝了个不醉不归。人间的酒,真是有着奇妙的作用,阎魔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醉到迈不开腿但是还是回到了阎罗殿,只记得醒来时,判官那天的神情很不好,还去地狱了一番,后来听孟婆说,是判官大人抱着阎魔回到阎罗殿,不过孟婆这孩子,完全没捉住重点,只是一心觉得酒是个神奇的东西,说下次要去人间尝一尝。

阎魔装作不记得所有的事,孟婆还真以为这酒能让人忘记发生的事情。...

  61 1

蔷薇之歌(楼春)11命运之灯

11、命运之灯

“曼春,别老盯着灯看,对眼睛不好。”
“不嘛,师哥,我没有看它。”
“曼春,别老盯着太阳看,对眼睛不好”
“没有,师哥,我只是在晒太阳。”
曼春做了一个梦,梦里日光倾城,明楼牵着她的手,在强大的光源中奔跑,她不愿闭眼地看着明楼,直到他的的身影渐渐与日光融为一体,她也久久不愿意离开,直到眼前的世界忽明忽灭。汪曼春从一片黑暗中醒来打开床头灯,觉得眼睛有些疼,于是揉了揉眼,拉开窗帘,下了床。

顾南风靠在沙发上,翻过一页报纸,变换个姿势。绵绵春雨一下就是好几天,人也不自觉的慵懒起来,伸一个懒腰引得肩膀一阵酸痛。曼春从房里出来,将茶杯放在桌子上,绿色的新茶被开水瞬间泡开:不想动,那你就别动,汪曼...

  21 5

蔷薇之歌(楼春)10月下舞

十、月下舞
如乐曲高潮之后,留下空洞的灵魂,在暗夜中漂浮。
悲凉的风,吹起轻纱窗帘孤独的在风中起舞。温柔的月光的洒进屋内,落在钢琴上,上面摆放的那束玫瑰,有些日子了,虽还未枯死,可也离死不远了。等风用力一吹,花瓣被吹走一半。躺在角落里那本情诗的最后一段写着卿本佳人,奈何做贼,有时候最怕的就是人还没死成,就先死在了某人的心里。
夜间空气湿冷,曼春赤着脚踩在地上,穿的极其单薄。顾南风今晚不在没人管她。她路过这架钢琴时如着魔一般,一首接一曲。
高兴的、悲伤的,一连串重音之后,电话铃...铃...铃...响了起来。
丝毫不去理会,或是忘了去理会,这世界上,也没有人会打电话给她了不是?
也许,只有音符能懂她,遂将所...

  34 7

楼春: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中)

注意到这份感情时,我已,已经来不及闪躲了 

轻悄悄的风,软绵绵的云,充满着自由的气息。
汪大小姐今天穿着一条很醒目的桃粉色小洋裙和同色较深缀着白色蕾丝的三角小披肩,戴着一顶编织的遮阳礼帽,披散有些微卷的中长发,显得幽雅可爱。
车门开了,大小姐有些迫不及待的从车上走下来。
站在街上,也是十分的引人注目。至少,跟她一起下车的明楼可以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她。

明楼穿着白色衬衣,浅灰色的针织毛衣。他一向给人从容冷静,温文如玉的印象。但在此刻却有些绷不住了。南京路上,被小师妹使劲拉着向前走的明楼,感觉手里就像是握着一只即将脱缰的小野马的缰绳——师妹,仿佛撒手就要没。
看好汪大小姐,是今天的使命,为此明大少爷...

  20 12

楼春: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上)

题来自V家曲,以下内容可能苏得飞起,纯想发糖的脑洞(加粗),可当日常看看。求轻拍。如果看出刀来,也求轻拍。

——丘比特那闪光的箭,已将我的心脏刺穿。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

明楼第一次遇见汪曼春时,是春分的第一周,他去汪公馆的路上。

那天,她扎着双马尾,穿着白色的纱裙,像只活泼的小兔子,在草坪上砰砰跳跳,然后就撞进了明楼的心里,这是后话。
汪曼春确实先撞到明楼了,还撞得明楼胸口疼。意识到自己闯了祸,小女孩低着头从篮子里拿出一块草莓蛋糕塞到明楼手里,明知道这可能是贿赂,却鬼使神差的接了她的蛋糕。
“我...”她比他矮了一大截,明楼低头才看见她脸上,比这草莓还红。
“谢谢...”他不可能去跟一个小女孩计较,明楼...

  27 2

© 凛遥 | Powered by LOFTER